青阳:红四方面军西进岷江峡谷路线考略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青阳】1935年2月初-6月初,从江西苏区万里长征而来的中心赤军经过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甩掉了尾追的敌军,此后跨过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直奔天(全)芦(山)宝(兴)区域;同时期,红四方面军也打破嘉陵江,进占江油、中坝、平武一带,并经过北川开端向岷江流域开展。红四方面军占据岷江上游峡谷区域后,为完成与中心赤军的会师,即派出一部从该区域动身前往懋功(今小金县)以迎候中心赤军的到来。终究中心赤军于1935年6月12日翻越夹金山,在懋功达维与红四方面军成功会师。本文拟对红四方面军从建议嘉陵江战争后树立西进岷江峡谷政策,至进占岷江上游区域预备前往迎候中心赤军的部队,这一时间段里的进军路途进行探究和整理,以此留念“四渡赤水”85周年。一、红四方面军西进岷江峡谷政策的树立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建议嘉陵江战争,于4月中旬进至平武和江油、中坝区域。而蒋介石为避免红一、四方面军会集,施行各个击破,也正调遣军力,预备以江油(其时县治在今武都镇)、中坝为中心,施行东西堵截,南北夹攻,妄图围歼红四方面军于此间。4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在江油邻近召开了高级干部会议,会议提出红四方面军要西向岷江区域,树立川西北依据地,迎候中心赤军北上,完成两个方面军的成功会师。会议还决议,为打破蒋介石的合围布置,红四方面军下一步应首要占据北川、茂县、理县、松潘一带区域。二、进占北川的进军路途 (一)北川地域地舆概略 北川在古时称石泉,1914年更名为北川,县治在今禹里镇(其时称治城),1952年县治迁至曲山镇,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北川县人民政府迁至现驻地永昌镇。 当年的北川县城(今禹里镇) 北川坐落成都平原与松茂少数民族区域的结合部,古代即有路途“上通松(潘)茂(县),下达到(都)绵(阳)”。衔接茂县的首要通道是从北川县城(今禹里镇)动身沿通口河上行至墩上,再溯土门河经甘沟,翻土地岭到茂县,这条路唐代即有,称为松岭关道,民国列为“官道”,又称为大东道。北川衔接平武的首要大道是经漩坪、曲山场、陈家坝、桂溪、平通、江油关(南坝)至平武;还有一条叫安龙古道(安指安县,龙指平武旧称龙安府)的茶马古道,即从安县到北川再经漩坪、白坭、都坝、豆叩、徐塘至平武;至江油有多条路途可通。(二)战前敌我两边概略 1935年4月9日,红四方面军占据中坝,并于11日完成对江油城(今武都镇)的合围,同日,红四方面军一部占据平武县城。12日,红三十军八十九师之一部,从江油县苦竹沟经白柳坪(甘溪),进至北川县境内,15日抵达桂溪。与此同时,蒋介石也调集川军,在重要关口、渡头设防堵截。敌“剿匪”前哨总指挥、二十八军军长邓锡侯以本军一部军力在墩上、马槽、土门一带设防,封闭北川峡谷通往成都必经之安县、绵竹、茂县的要隘;刘湘之二十一军主力和孙震的四十一军全力看守北川河谷,从茂县土门至彰明县青莲场一线构成一道巩固防地,阻挠赤军南下成都平原。(三)战役进程、进军路途及剖析 自1935年4月中旬开端,赤军先头部队从江油、平武进入北川县域打开进攻。曾经一般以为赤军进军路途是经首要大道进至北川县城,有的则以为是由龙安古道进至北川县城,而依据部分方志所载,赤军是先后分四路进入北川县域,但其间部分地名仍含混不清,所以需求确认地名,澄清其间终究。四路赤军的进军路途大致如下(详见段末进军路途图):一、红三十军八十九师一部从江油动身,沿平通河左岸进入北川,于15日抵达桂溪,再兵分三路,一路去平武县平通,一路去贯岭、都坝,一路于当晚占据陈家坝。16日,占据陈家坝一路再分两路,一路经平沟去都坝,与从桂溪经贯岭去都坝的另一部会集;一路到邓家渡,取道油坊沟,在插旗岭击退县联防大队罗正荣中队,于21日晚占据县城东面一碗水(地名)。该路赤军到桂溪后,分兵去平通一路的使命应是完成对平武南部区域的占据,之后这一路再分两路,一部进至豆叩,另一部进至平南,随后在此树立了平武县第一个苏维埃红色政权——苏维埃平南县委。贯岭、都坝为龙安古道上的重要节点,该路赤军半途两次分兵至都坝,其意图是分兵沿龙安古道跋涉,多路向北川县城打开进犯。而该路赤军主力沿大道进至邓家渡后,没有再沿大道跋涉,而是取道油坊沟翻插旗岭跋涉,经考证,插旗岭是坐落油坊沟西侧的山梁,而其时大道的必经之地曲山其时有敌联防大队和敌四十一军一师二旅一部设防,离曲山不远的擂鼓也有敌军看守,可随时声援曲山守敌。再依据相关地舆要素剖析,赤军脱离大道的意图应该是经敌薄弱环节插旗岭打破敌防地,绕过敌首要防地曲山,直插北川县城。二、4月20日,赤军一部从平武县豆叩动身,翻荨麻垭抵达贯岭、都坝,与桂溪、陈家坝方向前来的赤军会集后,再分兵两路,一路去白坭,一路去金凤(经考证为原金凤乡,坐落现白坭乡芳华村邻近)。抵达金凤的赤军,小部去开坪,大部经堡子岭直奔清凉寺(经考证坐落县城后山上)与先到一碗水的另一部赤军会集。4月22日,赤军未经战役即占据北川县城。之后其一部占据庙头坝后又兵分两路:一路去通坪园;一路翻煞角垭,于4月26日开赴马槽,与驻扎马槽的川军隔通口河坚持。该路赤军一部沿龙安古道向北川县城跋涉,另一部在都坝分路,沿小道经金凤进至县城西北方向的制高点清凉寺,与之前一路合击北川县城。占据县城后,因县城河彼岸的东岳宫据点有敌重兵防卫,无法渡河进犯,则持续向西进攻。依据之后的进军路途剖析,其意图应是经通口河上游渡过通口河。三、4月19日,赤军一部从平武县锁江桥动身,在卢包树(经考证为今六包树)击退县联防大队刘顺全中队,直抵开坪,再溯白草河向小坝进军。22日,赤军进占小坝后兵分两路:一路经表里沟,于24日占据片口;一路去龙藏,翻黑耳明,于26日抵达白什。4月28日,赤军兵分两路,一路从白什向青片少数民族区域跋涉;另一路沿通口河右岸南下,与从北川县城而来的赤军合力击退川军守敌并占据马槽。然后持续顺通口河右岸进军,于4月30日占据坝底,5 月1日占据墩上。赤军占据墩上后,一部留守前沿阵地,一部持续沿通口河右岸向县城前进,突击蔡家嘴的敌军李国祥团王营后,乘胜开赴北川县城彼岸。5月2日清晨,与驻县城的赤军合作,组成穿插火力猛攻县城彼岸的敌东岳宫据点,击退守敌后紧追不舍。该路赤军从平武动身,其首要意图应是占据北川北部区域,其一部在通口河上游渡河后,会集从北川县城动身的赤军,沿通口河右岸向下流进攻,迂回到敌防地后方对敌打开进犯。四、4月19日,赤军一部从江油县含增动身,沿通口河北上,经江油县李家坪、清油寨抵达邓家渡之小河口。该路赤军沿通口河左岸进至邓家渡,未从通口河下流渡河,之后与其他赤军的路途重合。 进占北川进军路途图 在1935年4月中旬至5月初这段时间里,尽管敌军以重兵设防,且路途交通不便,特别是通口河渡河不易,但赤军运用多路分进合击的战法,依据敌情采纳灵敏战术避实就虚、进行大范围迂回包围,快速打破敌人重兵看守的防地,可称得上红四方面军的一次经典战例,惋惜不为多数人所知。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 支撑独立新闻网站: 观察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